风流止

这里流止。

怀瑾握瑜,寻亮逐明;
展熹即昭,白玉为堂。

卧槽这个东西可能有毒啊😂😂


哈哈哈哈哈半夜笑抽,这可能是在下这半年来看过的最好笑的笑话~(ಡωಡ)hiahiahia

私心打了瑜亮tag💕

时隔几月,期间虽有太多烦杂事,但今天终得以回归。

看看之前那些稚嫩的文字,其实根本没眼看,说成是玷污他们也不为过。
我会告诉你们其实《戏中人》章二我在五月份就写好了而且质量绝对比章一强太多嘛?

叹息。一并删了个干净……
唯余处女座《军师》,指尖抖了又抖,实不忍删。
就这样吧。我要走实力路线啦。

加油鸭!

作业如山。
我们这一届学生很“荣幸”地成为了教育局的小白鼠,思品作为主科,闭卷考试。
对此,我只想表示,
MDZZ.
减负减负,越减越负。
『我有一个瑜亮的小脑洞,慢慢扩展成了一个不小的脑洞,可是这个脑洞现在要被作业一点点蚕食掉了』
表面上稳如老狗,内心里方得一匹。
😊

我,的,天,哪,
今天又手贱翻了翻图库,我……
我之前都在百度上截了些什么玩意儿???

亮点自寻
我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[手动滑稽]……( ¨̮ )
啊最近卡文了巨痛苦……T^T

【瑜亮】《我的一个军师朋友》


——那年長街春意正濃
——策馬同遊煙雨如夢
——檐下躲雨,望進壹雙深邃眼瞳
——宛如華山夾著細雪的微風
长街之上,烟雨如丝如雾。耳畔几声宛转莺啼隐隐约约,枝头缀满血红豆蔻似是春意正浓。

自远而近的,几个俊逸飞扬的年轻人策马而来,爽朗笑声不绝于耳。

其中一青衣少年忽然勒马:“诸位兄长,我的同心佩不见了,想来定是落在方才的客栈了。烦劳诸位兄长在此等候,容亮回去寻找”踏马绝尘而去,几片豆蔻花瓣飘飘悠悠落在地上,入目嫣红。

寻了玉佩,匆匆赶回,天空突然阴云密布,倾盆大雨猝不及防的泼下来。慌乱间躲入路旁屋檐下避雨,再抬头却撞入一双深邃眼曈。

当下便是一个趔趄。

好容易稳住身形,孔明扬起头,竟讶异发现那...

©风流止 | Powered by LOFTER